www.j137.com>文苑广场

生命因艺术而坚韧华美

——评《汉宝德谈艺术》


2013-06-28 来源: www.j137.com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人生是长远的风雨路程,生命因艺术而坚韧华美。
   当被科技卷入后现代后不久,我们蓦然发现,物质富足所带来的心灵满足并不能维持多久。对物质、技术和功利的追逐使我们的人生被焦虑撕成碎片,我们的科技教育使孩子的成长变得畸形,我们的信仰随同那些被我们制造出来的“大师”头衔一道,被当成婴儿泼掉了。科技之剑划过的人生园圃,花非花,月非月。当亚当和夏娃为智慧树果实的甜美而迷恋时,他们失去了永远的伊甸园。科技教育熏陶下的人类,失去了自我。
   睁开被尾气遮蒙的双眼,在焦虑和空虚的苦海中,我们惊见,情感和艺术的教育如同洁净的天空和充实的草原一样,已然成为稀缺品。
   沙子里总会有埋藏宝藏的可能。在喧嚣而芜杂的时下出版界,《汉宝德谈艺术》无疑正是这么一部稀缺作品。
   书的作者汉宝德先生是世界华人艺术界公认的美学大师、建筑大师,同时也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大学校长、博物馆馆长、作家、建筑师,他在学术界、教育界等众多领域享有崇高声望。有人风趣地做了比较,在现代建筑史上,他相当于大陆的刘敦桢加童隽。言虽戏谑,但充分表明了大师在中国近代美学史和建筑史上的崇高地位。事实上,汉先生身份之杰出,已为台湾社会重要的活资产,他被聘为“总统府”国策顾问。
   毋庸讳言,在被形形色色的“大师”蒙蔽之后,我们变得小心起来。我们发现,只有回归到作品本身,抛去一切浮华,让时间来做最终鉴定者,才是印证大师的唯一标准。
   浓缩的不一定是精品,但历久而弥新者必为绝品。此书为汉先生数十年美学论文之精萃再编,其内容之广泛丰富,令方家叹止。本书所拮录的篇章涵盖了建筑、书法、绘画、设计、摄影、雕刻等各个领域,同时对国画中锋用笔、书法与建筑、抽象艺术乃至市场制度对艺术发展的戕害等形而上的领域也做了深邃的研讨。
   正所谓神骛八极,心游万仞,唯赤子之心能神通。在书中,作者提出了许多发人深省的观点,如在研究传统中国画偏爱“中锋用笔”,而日韩书家则多“偏锋用笔”的自然朴拙这一现象时,汉先生尖锐地指出,这其实是我们传统文化习惯于音义的假借,很容易把不同的象征连结为一体,把我们道德上不允许的行为象征化,祸延至笔墨,偏锋就被“某些过分的理论家看成邪气了”。放眼全书,这样的精妙观点如珠落玉,满眼皆是,让人目不暇接。汉先生凭着对美的敏锐,从笔墨点划到白壁砖瓦,在真假美丑之间,他辨证着美的真实,字字句句,构筑着自己的艺术圣殿。这些观念已经超越时空限制,而为数十年当代美学和建筑学的发展所验证。
   笔者也深深地为大师的优美文字所打动,其一词一句,沁人心脾,平白如诉,直指人心。彻阅此书,真有一种漫步艺术大观园而欣然忘返的感觉,而作者就是园中的蔼然点拨的园丁。
   掩卷良久,细思何所谓大师?
   韩愈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此说固然;而能称“大”者,必是能以自身的人生足迹、典范成就印证了自己的理想和理念。
   书中披露,汉宝德先生自幼贫寒,但他并没有放弃对艺术、对美好人生的追求。美,成为了他成长的支柱。他说自己早年求学,虽家贫无计,但不能割舍对美的钻研、热爱。他不顾亲朋的蜚言和别人的不屑,在没有任何现实报酬的情形下,写成了数十篇美学论文。其情其志,让人喟叹。
   艰苦的生活也培育了他对美的高妙直觉,在深入研讨了台湾地区著名原生态画家洪通的画作所蕴含的“天然稚拙、浑然化外”后,汉宝德对这位目不识丁的艺术家生命中所绽放出来的美的因子赞叹不已。他说:“……画家……大多很少读书,甚至不读书……他们自童年开始大多过着艰苦的生活,从事辛苦的劳动工作,甚至没有拿笔的机会。”接着他充满感情地写道:“(直到)有一天,画笔忽然落在他手上,那笔竟象有神灵附体一样,开始了一个传奇故事的历程”。
   读到这里,我眼前似乎浮现出一位微烛之下、刻苦攻读的书生形象。这个形象其实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中经常定格。他就是那在破庙食粥,长成后在边塞举手瞭望“衡阳雁去”的范仲淹;他就是那牧笛过后,泼墨画荷的少年王冕;他也是那“余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坚韧蓬勃一如其画的白石老人。这些让人无法忘怀的先贤形象和今天的汉宝德、洪通等无数知识分子一样,正是因为生命中有了美的因子,才使他们以自身的信念和坚韧抵挡着人生的风雨,也才写就了他们的华美人生。
   艺术的根基在生活,艺术的目的正在生活。今天,面对对物质和技术、功利的追求所导致的人生困境和窘境,发现生活,已经成为我们的使命和归宿。罗丹指出,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在纷繁芜杂中,我们更加真切地需要能指导自己前行的大师作品,而《汉宝德谈艺术》无疑是一盏使我们心明眼亮的智慧明灯。 (靳文泉)